开展未来教师培养 保障高等教育质量

时间:2019-09-19 09:02       来源: 网络整理

摘 要:各级各类教育中,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均是优质教育质量的基本保障。相对于基础教育,我国高校的教师培养比较薄弱,亟须加强建设。借鉴国外高校未来教师培养的经验,结合我国高校未来教师培养的现状,提出我国高校未来教师培养的设想。

关键词:人才培养;未来教师;高等教育质量

国家对高素质教师队伍的期待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培养高素质教师队伍”[1]。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谈到,“人才培养,关键在教师。教师队伍素质直接决定着大学办学能力和水平。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需要一大批各方面、各领域的优秀人才。这对我们教师队伍能力和水平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同样,随着信息化不断发展,知识获取方式和传授方式、教和学关系都发生了革命性变化。这也对教师队伍能力和水平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2]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于2018年1月20日颁布。《意见》中提出建设目标:“到2035年,教师综合素质、专业化水平和创新能力大幅提升,培养造就数以百万计的骨干教师、数以十万计的卓越教师、数以万计的教育家型教师。” [3]

开展高校未来教师培养的必要性

在我国的基础教育系统,教师教育已成体系,由全国的师范大学、地方师范学院、师范专科学校等负责培养师资。但在高校中,90%的新入职教师没有相关教师教育训练或者没有相关高校教学经历,大部分教师需要经过三四轮教学后,才能较为胜任教学工作。而在新入职教师的第一、二轮教学中,学生成为“试验品”,其教学效果得不到保障。在培养基础教育师资的师范院校中,其新教师也是如此。虽然自2012年以来,各地高校纷纷成立教师发展中心,对新入职教师开展教育教学能力提升培训[4],但各个高校常常因为缺少教师才引进新教师,多数新入职教师到校立即承担了教学科研工作,很难做到经培训合格后再上讲台。此外,高校教师资格证是在新教师入职高校一年后才开始申办。因缺少师资,所以高校新教师并不是持证上岗,而是到校后立即开始教学科研工作。综上,高等教育的师资在入职前很少接受高等教育的教师教育,入职后很快开展教学工作,会对高校教学质量的保障造成一定的困扰。

现阶段我国高校的师资主要来源于国内外的高校博士毕业生。国内高校的博士生,如北京师范大学等,60%的博士生毕业后会到高校就职。如果把高校教师的培养提前到博士阶段,将对高校教育教学质量的保障和提高提供助力。只有拥有了一流的师资队伍,才可能建设成功一流的学科和高校。因此,有必要在高校教师入职前,开展高校未来教师的培养,以充分保障高校的教育教学质量。

国外高校未来教师培养的情况

现今的欧美高校中,博士生作为教学助教,可以开课和组织研讨。各高校也非常重视对研究生助教的教学培训,提升其教学能力。美国的102所大学培养了约80%的博士生,而大多数工作岗位是在不同于研究型大学的3,000多所其他高等教育机构中,只有不到10%的博士毕业生能够到研究型大学任职。这3,000多所高等教育机构多为教学型大学和地方性大学,这些大学更加关注教师的教学能力。博士生在学习期间很少有机会培养和提高教学方面的技能。基于这样的事实,美国的教会慈善托管会(the Pew Charitable Trusts)、国家科学基金会(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和大西洋慈善基金会(the Atlantic Philanthropies)共同资助,由美国学院与大学联合会(AACU)和研究生院协会(CGS)共同发起和运作“未来师资培训计划(Preparing Future Faculty,PFF)”。[5]此计划从1993年开始实施,到计划结束的2002年,共有44所博士培养学校、399所合作学校、11个学科协会、4,000多名博士生参与PFF项目,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在美国博士生教育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自1978年开始的加拿大教学技能工作坊(Instructional Skill Workshop,ISW)最初是用于提升教学助教的教学能力,后来扩展到新教师以及有经验的教师。在当今的加拿大高校中,仍有为研究生助教提供教学技能的工作坊,为其未来高校教师的培养做储备。

日本高校自2008年开始重视对研究生的教学技能培养。目前,以国立大学为主体,以正式科目、教学助理制度、课外项目等多种形式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6]。这些都是在培养其未来的高校教师。日本高校教师发展界直接用英文首字母缩写FD(Faculty Development)指代教师发展,把针对未来大学教师(即在读研究生)的教学发展活动称作pre-FD。

我国高校未来教师培养的现状

相关推荐
娱乐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