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就找干乡长!”——记成都纺织高等专科学校扶贫干部干洪仲

时间:2020-08-07 21:27       来源: 网络整理

今年2月,四川省政府正式批准31个县退出贫困县序列,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县排名全省第一。得知这一消息,原本任期已满的扶贫干部干洪仲却并未停下脚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期,他深入藏区,带着民兵、志愿者,驻守卡点、绕村巡逻;宣传政策、安抚百姓;日常消杀,派送物资……

这位“逆行者”来自成都纺织高等专科学校,是一名后勤老师,自2018年到黑水县维古乡西市窝村扶贫以来,已经连续两年被当地党委政府评为优秀干部;先后3次受邀到当地学习交流会上发言交流经验;扶贫期间,“有事就找干乡长”成为当地老百姓传颂的一句话。

整村搬迁难度大

干乡长啃下“硬骨头”

2016年,按照中共四川省委和省委教育工委的统一部署,成都纺专开启对口帮扶甘孜州色达县、阿坝州黑水县、广安市武胜县青龙湾村、大垭村等地的扶贫工作。

离成都约250公里的黑水县,是个典型的国家级贫困县,2018底全县128个村还剩4个村未脱贫,西市窝村人口最多,也是深度贫困村,有诸多“历史性问题”:这里是出了名的后进村,国家扶贫政策宣传不到位;因为有地质隐患,根据村民意愿,县委县政府决定对西市窝村实施整村搬迁,从高半山迁到山脚的河坝地集中安置,但搬迁方案迟迟不能让老百姓满意。

基于西市窝村避险搬迁工作的特殊情况,学土木工程专业、任职学校后勤维修部经理的干洪仲被选为西市窝村所在的维古乡乡长。

从省会城市来到青藏高原边缘地带的黑水县,干洪仲来不及适应新环境。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就带着乡村干部出发,为村民安置点的高位水池选址——高度、水压既满足安置点建设和今后全村用水需求,地质结构还要相对稳定。穿过一大片荆棘之地,奔波了一整天的干洪仲,在找到了适合的地址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晚上回到住宿点,他一洗脸,一盆水顿时成了黑色。

接下来他将面临搬迁工作的关键难题,宅基地。这也是村民们一直争执不下的地方。虽然宅基地的划分并不难,但新村寨既要因地制宜体现藏族寨子的民族特色、要避开地质隐患,还要综合当地建设进程作全盘考量。此前几次新村寨的设计方案都让百姓不满意、不接受。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干洪仲在修改新村寨设计方案前,广泛征询、收集群众意见,针对群众特别关心的户间道通车等问题做好协调,并对整个安置点重新进行测绘、建模,反复调整宅基地划分,在任职的第20天,最终拿出了让群众满意的修改方案。到了抽签环节,他专门制作了安置点全图展板,还请来了黑水县司法局公证处和随机抽取的村民代表,全程监督抽签活动。抽签结束当天,一百多名村民代表唱起了黑水民歌《拉拉西莫》,向干洪仲表达着内心的感恩和激动。

面对西市窝村搬迁工作的种种“历史性难题”,干洪仲都逐一破解,当地老百姓感激地称这位援藏干部为“及时雨”。

“有事就找干乡长!”

扶贫办公室成了“便民中心”

维古乡地理偏僻,最近的打印店都在44公里以外的芦花镇。于是,干洪仲在乡上的办公室成了西市窝村老百姓的“便民服务中心”,每天晚上来找他帮忙起草、打印合同,或者不会写字请求帮忙写房款收条的老百姓络绎不绝。

渐渐地,干洪仲赢得了当地老百姓的信任。遇到棘手的事情,老百姓第一时间想到找干洪仲来协调解决。当时,随着开建户数越来越多,成堆成片的土方严重堵塞了场地交通,可是施工单位不负责农房的弃土外运,老百姓也不想承担这笔费用,一时双方陷入了僵局。

干洪仲算了一笔账,土方上车和转运费用需开支10万多元的转运费,对贫困村老百姓来说,是笔不小的负担。为了解决难题,干洪仲和同事多方联系,打听到毛儿盖公司建水库清理出的洞渣地需要覆土绿化,可以吃下整个安置点的5000方弃土。在他的协调之下,毛儿盖公司答应既全部清走安置点弃土,还帮忙在安置点为老百姓敷设临时用电线路作为回报。此举既为全村老百姓节约弃土外运费用,还为当地政府省下20多万临时用电线路的开支。

除了西市窝村,维古乡还有一个足麻村在搬迁,搬迁安置点涉及西市窝村的两个地块。两个村的搬迁几乎同期进行,干洪仲一面做好所驻西市窝村的搬迁工作;协助足麻村安置点的规划、设计工作;还要协调、引导村组干部群众处理好邻村关系,配合支持着足麻村的征地搬迁工作。

“有事就找干乡长!”在当地,西市窝村群众和外来建房人员渐渐达成了一种普遍共识,有问题找干洪仲一定能妥善解决。

扶贫先扶志

深度贫困村有了新气象

相关推荐
娱乐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