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守望在大漠之边 | 万里边疆教育行(2)

时间:2019-10-04 18:32       来源: 网络整理

周二中午,从100公里外的边境线上采访回到学校,已过正常午饭时间,娜尔斯和教科局的王会计以及司机师傅一同动手为我们做起饭来,土豆烧肉,番茄炒鸡蛋,清炒时蔬……地道西北美味!

“你们对我们边远少数民族自治县、对边境乡镇、国门学校如此关注,我们很感动,想用最好的条件来招待,可由于条件有限照顾不到的地方,请多担待。”娜尔斯说。

边疆的教育人就是这么热情、淳朴。

吃饭时,我将困扰我的问题抛了出去:远离县城,人口稀少,马鬃山这样的学校没了学生,为什么不撤?

“马鬃山学校不会撤!”娜尔斯语气很坚定,“我们好不容易建成了这么漂亮的学校,现在没有发挥它原本计划中应有的作用,确实有些可惜,但学校建制留在这里,就总归有希望,如果撤了,再办起来就难了!”

还会有学生愿意来这上学吗?

娜尔斯预测“很有可能”。据她分析,马鬃山口岸比较大,1992年—1993年曾打开一段时间后又关闭了,从那以后一直没再打开过。如今,G7京新公路穿马鬃山而过,从服务站的规模来看,是一个大站,口岸也可能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再次打开,而一旦口岸复通,马鬃山的区位优势将进一步凸显,将吸引更多人来这里工作生活“。到那时,学校就会大有用处了。”

尽管苟旺正再有两三年就要退休了,但他仍然信心不减:“只要有孩子愿意来,我肯定尽我所能教好他们。”

对于他们如同誓言一般的话,我由衷敬佩。

娜尔斯本人“是地地道道的马鬃山人”,在这里完成了小学几年的学习,对马鬃山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在镇里采访的两天,我们所到之处,从镇长到路人,碰到的每一个人几乎都认识她。

“我父亲当时就在马鬃山镇上的矿厂工作。父辈们曾为这片土地奉献了他们的青春。”娜尔斯向我们讲述了这个边境镇子三代人的故事。

第一代人,守护边疆。马鬃山以前因环境恶劣鲜有人居住,20世纪60年代,因当时中苏关系恶化,应祖国号召,一批爱国牧民从县城赶着牛羊骆驼从肃北县城一路向北,来到边境,为祖国戍边,这里才慢慢有了人气,娜尔斯的祖父辈就在这群人中。

第二代人,建设边疆。来到马鬃山之后,娜尔斯的父亲开始和大家一起,倾力建设边疆。学校办了起来,矿厂开了起来,马鬃山逐渐有了镇子的模样。

如今,接力棒传到了娜尔斯和她的同代人手上。

“我们一定能把边疆建设得更好!”她坚定地说。

边境县学生:升学压力小,享受幸福学习生活!

马鬃山学校没学生了,那肃北其他学校情况怎样?

尽管肃北的自然景观瑰丽多彩,民族风情独具特色,但全县人口并不多,4个乡镇加起来,一共才1万多人。包括一所幼儿园和马鬃山学校在内,一共才5所学校,另外3所分别是肃北县城小学、肃北中学和肃北蒙古族学校。全县学生不到1600人。

从班级人数看,蒙古族学校一年级学生只有20多人,县城小学一年级学生,也只有100人左右。

从小能够快乐地学习,中考考个好高中,高考再考个好大学,这是很多家长、学生梦寐以求的学习生活状态。

在肃北,可以!至少,中考上省示范性高中不用太愁。

据我们了解,肃北中学最开始还有高中,但因为教学质量不佳、升学状况不乐观,高中部早在10多年前就撤了。如今,全县所有汉授初中毕业生,高中阶段的教育均需到敦煌中学或酒泉市区的高中就读,学生不用交费,政府还给每人每年六七千元生活补贴。

“都是在当地口碑很好的高中,以前几乎不设门槛,愿意去读的都能读。”肃北县教科局的同志告诉我们,“今年县里才开始象征性地设了一个中考分数线,目的是督促孩子们努力上进,打好基础。”

的确,与肃北合作的中学口碑不错,仅以合作中学之一的敦煌中学为例,该校是甘肃省示范性高中,自2009年以来,学校每年都有学生考入清华北大,作为一所18万人口的小城市来说,显然已经很难得了。

在敦煌中学,我们了解到,自2007年该校与肃北县合办肃北班以来,每年都有60—90名肃北籍学生通过在这里学习三年后参加高考,他们的升学率从第一届开始便年年保持在80%以上,自2016年以来,这一数据更是达到100%,有些年份上一本线的学生数能达10个以上。

这在肃北自己办高中那些年是不可想象的。那时,肃北中学每年上一本线的学生也就两三个。

相关推荐
娱乐八卦